在线客服
客服热线
0315-2824119
客服组:
在线客服
服务时间:
7:30 - 16:30

Copyright ©唐山第十一中学 .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唐山  冀ICP备11006409号

  • 01
>
>
>
《寂静的春天》读书笔记----孙晓东

《寂静的春天》读书笔记----孙晓东

分类:
师生共读
作者:
来源:
2016/12/15 19:17
【摘要】:
《寂静的春天》读书笔记孙晓东美国著名科普作家、海洋生物学家、环保运动的先驱蕾切尔·卡森(1907-1964)撰写的《寂静的春天》于1962年在美国出版,并在当时的美国乃至全世界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辩论。由此,“环境保护”这一概念开始深入人心。在美国中部曾经有过一个美丽的城镇,那里的生物原本生活得很和谐。繁花似锦、果树成林,鸟儿鸣唱,狐狸在小山上叫着,小鹿穿过原野,人们常常到小溪边捕鱼。但是,

 

《寂静的春天》读书笔记

孙晓东

美国著名科普作家、海洋生物学家、环保运动的先驱蕾切尔·卡森(1907-1964)撰写的《寂静的春天》于1962年在美国出版,并在当时的美国乃至全世界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辩论。由此,“环境保护”这一概念开始深入人心。

在美国中部曾经有过一个美丽的城镇,那里的生物原本生活得很和谐。繁花似锦、果树成林,鸟儿鸣唱,狐狸在小山上叫着,小鹿穿过原野,人们常常到小溪边捕鱼。但是,一片片从天而降的白色粉剂导致了一场瘟疫:植物枯萎了,鸟儿消失了,鱼儿死光了,母鸡孵不出小鸡,新生的猪仔活不了几天,花丛中没有蜜蜂,果树的花得不到及时授粉、没有果实,大人和孩子也得了奇怪的疾病。这是一个没有生机的春天,只有一片寂静覆盖着田野、树林和沼泽……这就是卡森在《寂静的春天》里为我们描绘的一则“明天的寓言”。由于杀虫剂的滥用,美国无数城镇的春天之音沉寂下来。同时,卡森女士还在书中提出人类如何认识和处理与自然关系的大话题,以及科学家的社会责任、技术进步的局限性,并试图从生态学的角度提供解决方案。她那细腻的文笔中流露出对大自然的热爱和对人类未来的关注。

1948年美国“多谎拉烟雾事件”,1952年英国伦敦烟雾事件,1955年,日本四日市哮喘病事件,1968年日本爱知米糠油事件,哪一件不是震惊世界的环境污染事件?一场海湾战争,将碧波万里的地中海几乎变成了死亡之海。原油覆盖着人类生命的摇篮,扼断了海鸟们的生存之路。一次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泄漏给人类留下难以医治的后遗症,震惊世界的日本“水俣病”正是由于人们喝了大量含汞的河水。中国的本溪市曾为浓烟所笼罩,被世人称为“从卫星上观察不到的城市”。这样的教训举不胜举。环境污染以每周一种的速度在灭绝着生物!

可是翻阅一下本世纪60年代以前的报纸或书刊,你将会发现几乎找不到“环境保护”这个词。这就是说,环境保护在那时并不是一个存在于社会意识和科学讨论中的概念。确实,回想一下长期流行于全世界的口号——“向大自然宣战”、“征服大自然”。大自然仅仅是人们征服与控制的对象,而非保护并与之和谐相处的对象。人类的这种意识大概起源于洪荒的原始年月,一直持续到20世纪。没有人怀疑它的正确性,因为人类文明的许多进展是基于此意识而获得的,人类当前的许多经济与社会发展计划也是基于此意识而制定的。

但是蕾切尔•卡逊这位瘦弱、身患癌症的女学者第一次对这一人类意识的绝对正确性提出了质疑。可是在那时卡逊的理念遭到了剧烈的抨击,作为一个学者与作家,卡逊所遭受的诋毁和攻击是空前的,但她所坚持的思想终于为人类环境意识的启蒙点燃了一盏明亮的灯。让我们提前了解了环境破坏可能带来的危害与恐惧。

《寂静的春天》讲诉了化学制剂,特别是杀虫剂对环境的污染问题。作者称杀虫剂为杀生剂,因为在它杀死害虫的同时,也侵害着居民的健康、动植物的生长、周围的环境。书中主要介绍了化学药剂包括狄式杀虫剂、对硫磷、七氯和马拉息昂等等。许多这类化学杀虫剂都属于“持久性有机污染物”,它们的降解速度缓慢,危害持久。还有一些脂溶性的化学品,比如DDT,能够在动物的脂肪组织中进行富集,即使每次摄入的量很低,时间长了也能累积到很高的浓度。而且,这些药剂在喷洒时在空气、风的作用下,使受影响的范围不断地扩大;在雨水的作用下,会使药剂溶于水中,随着雨水流入河流或渗透到地下水,水的地表径流使污染的范围越来越大……书中大量例举了在鱼、鸟、蚯蚓等许多的昆虫、动物体内检测到化学药剂的成分,且检测出的含量呈现出放射性的扩大倍数,很难想象长此以往我们周围的环境是怎样的情景?

杀虫剂的使用不仅对动物、植物等产生伤害,对人类的危害也是很大的。在书中大量的事实进行了论证。在佛罗里达州,两个小孩发现了一只空袋子,就用它来修补了一下秋千,其后不久两个孩子都死去了,她们的3个小伙伴都患病,因为这个袋子曾用来装过一种农药,叫做对硫磷的有机磷酸酯。另外有一次,威斯康星州的两个小孩(从兄弟俩),1个是在院落里顽耍,此时他的爸爸正在给山药蛋薯喷射对硫磷药剂,药雾从连接的地里飘来;另1个随着他爸爸游玩跑进谷仓,又把手在喷雾器的喷嘴儿上放了一下子,也中毒了就在当天晚上,两个孩子死了。像这样的事件很多,对人类带来的伤害也是永久性的。

然而,使用了杀虫剂也并不一定能把害虫杀掉,甚至反而造成了害虫的猖獗。大量使用杀虫剂使有些害虫产生了抗药性,人们不得不又研制新的化学药剂来杀虫,这样不断地研制、不断的杀虫,最终产生的化学药剂成分越来越复杂,带来的伤害也会越来越严重,人虫之战永远无休止。使用化学药品的问题很多,却没有容易的解决办法。正如阿伯特•斯切维泽所说:“人们恰恰很难辨认自己创造出的魔鬼。”

这个恶果应归功于人性自私、贪、欲,只图生活上物质享受,想得到更好的,更多的,而只为本身利益,不顾他人及一切。人类自钻木取火发明熟食即开始有文明,经过一万年演化至十九世纪末,也还保持能与自然相处和谐状态;自蒸汽机发明后,进入科技时代以至今日,已进步到全球资源逐渐耗竭,把地球遗留给我们里珍贵遗产无知的浪费了。虽有一部分有知有觉的学者人士已经提出呼吁,可是效果并没与想象中的那么好。问题只见日益严重。这样人类将会祸延子孙,咎由自取不说,其他生物及地球何辜?故我们领悟到科技日益发达,只为满足人类一时的私欲,但会制造更多负面永久不良的后果;而最后终将走入绝路。古人说:"顺天者昌,逆天者亡"所谓天,是天道也;自然也。如果有一天人类真的灭亡了,这也是因果的报应!

《寂静的春天》犹如旷野中的一声呐喊,用它深切的感受、全面的研究和雄辩的论点改变了历史的进程。1964年春天,蕾切尔•卡逊逝世后,一切都很清楚了,她的声音永远不会寂静。她惊醒的不但是她的国家,甚至是整个世界。化学药品之战永远也不会取胜,而所有的生命在这场强大的交叉火力中都被射中。使用化学药品的问题很多,却没有容易的解决办法。《寂静的春天》将我们带回当下在现代文明中丧失到了令人震惊地步的基本观念:人类与自然环境的相互融合。毕竟,我们是地球的一员,我们还必须生活在地球上,美丽的自然需要用心去理解,就如美好的环境需要用双手去呵护。

像许多环保运动的先驱,如梭罗、玛丽•奥斯汀一样,卡森去世之后才逐渐获得越来越多的尊敬和关注;她留下的文学作品在她生前遭到了众多的“诋毁”,更不要说进入经典的行列了。然而我们很难说卡森是含恨离开的,因为她曾经全身心地爱过这个世界,因为她的努力促使了一系列环保法律的诞生。

美国著名刊物《时代》在2000年12期,即20世纪最后一期上将蕾切尔•卡森评选为本世纪最有影响的100个人物之一。在纽约大学新闻学院评选的本世纪100篇最佳新闻作品中,《寂静的春天》名列第二。《匹兹堡杂志》将卡森评选为“世纪匹兹堡人”之一,赞扬她对现代环境保护思想和观点的开创性贡献,认为她是现代环境运动之母。她对公众和政府加强对环境的关注和爱护的呼吁,最终导致了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的建立和“世界地球日”的设立。

日常生活中,我们早已知道,一旦吃入不洁食品,就会导致腹泻呕吐等中毒事故。其实这样的现象,只要处置得当,对于人体并无大碍,因为通过腹泻呕吐等生理反应,细菌及其毒素也就被及时赶出了体外。然而,工业污染物,如果接触微量,并不会引起人体有任何不适反应,但它却会长期潜伏于体内,缓慢引起致癌效应。早在1775年,就有一位伦敦医生宣称,扫烟囱的工人易患阴囊癌,这必定与他们体内累积的煤烟有关。如今煤烟中存在的致癌物已得到分离,表明这一设想是正确的。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。比如,有统计资料表明,同样施行包皮割除术,出生时做与成年后再做,效果就有所不同,前者的阴茎癌发病率为零。这同样表明,致癌因子的作用是一个长期过程。有时反复摄入小剂量致癌物甚至比单独一次大剂量更危险,因为一次大剂量中毒可以立即杀死细胞,小剂量却容许一些细胞存活下来,而这些存活细胞也许以后就容易发展为癌细胞。因此若要问致癌物的安全剂量是多少,就是一个无从回答的问题。

物理或化学致变因子打击的对象主要是分裂旺盛的细胞,这就解释了白血病为何高见于儿童的原因。一则儿童正处于生长发育的旺盛期;再则骨髓细胞又是分裂极为旺盛的细胞。一旦外界存在致癌剂,儿童就是首当其冲的牺牲品。有时,致癌物对人体的影响可能是一种间接的过程。比如,杀虫剂中的氯化烃,会对肝脏带来一定的损伤作用。肝脏的作用之一是保持雌雄激素的平衡,因为无论男女,都会产生这两种性激素。当肝脏有所损伤时(且这种损伤难以通过实验仪器测定),雌激素含量就会大大增加,导致的结果就是生殖系统癌症的发作。更何况,在如今的生活环境中,由各种渠道而来的雌激素水平已大大超量,雪上加霜的结果就是,女性不得不发起一个“保护乳房”的红丝巾运动。现代人的处境之岌岌可危可见一斑。

随着物质生活的富裕,现代人越来越强调保健养生知识。洪昭光的养生之道为大众津津乐道;各种人体实用手册令人眼花缭乱。所有的保健知识都告诉我们,新鲜蔬菜水果多吃益善,然而,殊不知这些农作物中都有工业污染物的残余,教人如何吃得下?!也许过怕穷日子的中国人,少有情调去关注自家窗外是否还能听见鸟鸣声,能在大城市里安家已属不易。然而,当污染物无声无息地潜伏于空气、水域、土壤之中时,还会有庄稼、蔬菜和家畜生长的一片净土吗?也许生活中,我们可以习惯车声噪音,从而把鸟鸣声留给诗人想象的世界中,但我们怎能想象让生活笼罩在癌症的阴影之中!

正如卡逊所说,当初医学战胜传染病,不只是找到了治疗手段,更重要的是,切实消除了传染源的存在。如今面对癌症,同样需要这一思路。人类最终战胜癌症,不只是依靠发明特效治癌药物,更在于尽可能减少环境中的致癌因子。然而,现代人的顽症却在于,我们难以割舍轻松时尚的生活方式,犹如瘾君子难以戒毒一般。我们中不少人甚至连超市免费提供的塑料袋都不愿放弃,更别说甘愿放弃更多的时尚享受。

卡逊的存在犹如是我们社会的神经末梢,她勇敢无畏地向我们传送痛觉信号。化学药剂的滥用,工业废物的肆意排放,都给我们春天原有的绿色抹上一层黑,给春天原有的生机盖上一片死寂,让每个身处其中的人与其它生物深受其害。但恶魔的步伐丝毫没有减慢,甚至在喧嚣的机器中加速。利益集团为了攫取更多的财富,不惜牺牲环境,并无耻地让广大百姓为此买单。而我们的老百姓环保意识淡薄,不但不与恶魔作斗争,自己还因各种浪费制造出大量垃圾,以及对有毒物(如电池)的不当处理给环境带来了巨大压力。我们现在同坐一条船,应同舟共济,齐心协力保护我们的环境,保护我们共有的且是唯一的家园。否则,有一天,春天寂静得只能听见我们的哭声。